海口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际旅游岛 |  房产 |  汽车 |  健康 |  时尚 |  教育 |  琼台人文 |  图片 |  彩票 |  社区

   

出境游    您的位置: 旅游> 旅游资讯> 出境游

葡萄牙 含蓄而奔放 曾经大航海辉煌的帝国
来源: 新旅行 作者: 时间:2016-05-26 17:11

  葡萄牙不过是欧洲大陆西南角一个国土面积不足十万平方公里的小国,却引领了15世纪开始的全球航海大发现时代。位于波尔图东部的杜罗河谷,是欧洲最早的葡萄产区之一,出产独特的葡萄酒——波特酒。

  葡萄牙不过是欧洲大陆西南角一个国土面积不足十万平方公里的小国,却引领了15世纪开始的全球航海大发现时代。6个世纪过去了,如今的葡萄牙是西欧生活成本最低的国家之一,也是旅行性价比最高的国家之一。辉煌曲折的历史、山海河流的景观、价廉味美的美食,还有我最爱的那些传承至今,看起来有些“老式”却富有生命力的传统。

  葡萄牙

  在地理上,葡萄牙只有一个邻居,那就是西班牙。同在伊比利亚半岛,葡萄牙几乎只占了半岛的1/6。人们总是拿这两个国家相比较,事实上他们在地貌和文化上各有特点。比起许多人熟悉的西班牙的热情奔放,葡萄牙大多数时候显得更加含蓄内敛一些。

  听一曲法朵,读一首佩索阿

  晚餐时分,Velho Pateo de Sant’Ana餐厅的菜还只上了一道,Antonio Parreira和Guilherme Carvalhais各自抱着一把吉他走上餐厅简朴的舞台,坐了下来。走进Velho Pateo de Sant’ Ana餐厅的客人没有谁是单纯奔着吃饭来的,都是为了听上一曲法朵(Fado),来到里斯本,谁会希望错过它呢。这种从1820年代在里斯本流行开来的音乐形式,如今已经成了里斯本乃至葡萄牙最重要的文化标签。

  ↑离波尔图不远的马特乌斯宫殿建于18世纪中期,有着许多精致的细节

  Antonio拨响手中的琴弦,铿锵之声让全场立刻安静下来。一小段前奏之后,普通吉他的声音加了进来,站在两位琴师之间,身披黑色大披肩的女子,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一开口便是从深处传来的沙哑声嗓,缓慢却充满悲怆的力量。Fado这个词源于拉丁语词根,意思是命运。这个名字多少带着一些宿命感,就像音乐里抹不去的愁绪。当地人说,法朵是水手唱给大海的乡愁,也是女人们唱给远方爱人的牵挂,也许这正是歌里那种浓烈沧桑感的源头。“乡愁是葡萄牙人的本性,他们是天生的水手,远航是他们的宿命,故土却又深植于内心。” 当晚餐厅有三位法朵歌手,两女一男,轮流唱上几首,唱之前简单地跟伴奏琴师沟通一下曲目,歌手演唱之间会休息一会儿。休息的间隙,我看到Antonio坐在室外的长凳上抽烟,他大约60岁上下,脸庞黝黑,头发有些花白,手里拿的正是法朵的专用乐器之一:葡萄牙吉他,也叫法朵吉他。法朵吉他的样子与普通吉它完全不同,梨状的琴身看上去有些像曼陀林,更不同的是它有12根琴弦,两根一组也就是6组双弦。“这样的琴弦有什么特别吗?”我好奇地问。听不懂英文的他直接把手里的吉他递给我示意我坐下,教我用手指在琴弦上弹拨一下。原来这种吉他用了特殊的定音方式,音色相对高亢明亮,难怪演奏时会加上普通吉他作为中低音伴奏。

  ↑葡萄牙的许多城市还保留着老式的有轨电车

  老城里的阿尔法玛(Alfama)是传说中法朵在里斯本起源的地方。这片建在面海半山的老街区由大小长短不一的石阶连接起来,其间遍布充满本地气息的小餐馆和咖啡馆。当年许多远航的水手,也是从山下的港口上船,开始漫漫征途。1935年佩索阿去世之前,这些老街巷是他每天上下班都会经过的地方,这个生前籍籍无名的公司小职员,用72个笔名发表了许多后世奉为葡语经典的诗作,被评为20世纪初葡萄牙最伟大的诗人。在已经变成商业街区的Chiado,之前佩索阿常去的咖啡馆门前,有一座佩索阿坐着的铜像,就像他仍然和人们一起喝咖啡。如果你看过德国导演文德斯1994年的电影《里斯本物语》(Lisbon Story),来到里斯本就会有更多的熟悉感——录音师菲利普走街串巷收集各种声音,跟着他就可以将里斯本老城看一遍。别忘了里面的法朵,那时候我还不知道里面的乐队是葡萄牙大名鼎鼎的“圣母合唱团”,那位女歌手正是乐队主唱Teresa Salgueiro——许多人对于法朵的启蒙正是从这里开始的。还记得电影里菲利普每晚在床头阅读的那本书吗?正是一本佩索阿的诗集。葡萄牙人说,只有经由佩索阿,才能了解葡萄牙。

  喝一杯波特酒

  “北方城市”波尔图在葡萄牙的地位非同一般,因为葡萄牙的国名Portugal就来源于这座城市。葡萄牙的母亲河杜罗河(Douro River)从波尔图穿城而过,光是河上架起的桥梁都是一道风景线。其中著名的桥梁包括路易斯一世桥(Ponte Dom Luis I),这座1886年建成的钢铁桥是巴黎艾菲尔铁塔设计师的徒弟完成的。

  位于波尔图东部的杜罗河谷,是欧洲最早的葡萄产区之一,出产独特的葡萄酒——波特酒。波尔图作为河流与海洋的港口,杜罗河谷出产的葡萄酒都会从这里运向外面的世界,因此这种葡萄酒被称为Port Wine。只有这里出产的波特酒才能被叫作Port Wine,这在欧盟地区有严格的规定。可以说,波特酒是在杜罗河谷诞生,在波尔图得名,而成名呢,则是在英国。这种加强型的葡萄酒在英国本土受到出乎意料的欢迎,也许这种口感更甜,酒精浓度更高的葡萄酒更合英国人的口味,尤其是用作开胃甜酒,这无意间成就了波特酒。更为重要的是,这种酒精度更高的葡萄酒更便于保存,在长途运输中保证酒不会变味。

  杜罗的意思是“黄金”,因此杜罗河谷也叫“黄金河谷”,两岸是陡峭的山峰和丘陵,这里的葡萄园多是梯田式,花岗岩与页岩也使这里的葡萄口感独特。每年九月,当葡萄成熟的季节来临,人们便开始忙着将采摘下来的葡萄放进一种叫Lagares的水泥池中,然后女人们手搭着肩组成排,用脚将葡萄踩碎。直到现在,一些酒庄依然保留这种用人工脚踩的传统,好处是不会破坏葡萄籽,因此可以完好保留葡萄本身的味道。波特酒的独特之处在于,在葡萄自然发酵过程中,注入酒精浓度高的白兰地,杀死酵母中止发酵,得到酒精度与甜度都更高的葡萄酒。

  波尔图之前用于贮存运输波特酒的盖亚码头,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时尚的餐饮区,Sandeman酒庄就位于河岸,门前的河面上还停着当年用于运酒的船只,这种平底船叫巴尔克斯·拉贝罗斯(BarcosRaberos)。在这里我们品尝了三种不同的波特图,红宝石波特酒Ruby Port、茶色的Tawny Port和白色的White Port。红宝石主要在瓶中熟成,具有更多来自葡萄本身的风味;茶色则更多成熟后的味道。Vintage波特酒是波特酒中质量最好的,普通的波特酒保质期大概是两年,而Vintage的波特酒可以保存几十年甚至上百年。

  品一道葡式国菜

  说到葡萄牙美食,人人都会想到一个词:葡式蛋挞。相信我,如果你按澳门的葡式蛋挞标准来衡量这里的蛋挞,恐怕落差很大——这里的蛋挞甜很多!而且,除了蛋挞真的还有太多值得尝试的糕点。守着大西洋,葡萄牙最拿手的还有海鲜。葡萄牙的海鲜当然不能跟法式海鲜大餐比精致,他们的做法往往更为简单、平民,保留着最纯朴的烹饪方式,是随时随地都可以享用的美食:鱿鱼切碎,放上橄榄油、香菜、辣椒末和醋拌匀,就是一道让人忍不住要流口水的前菜。海鲜饭更适合中国人的胃口,将虾与蟹和米饭一起用水煮,烹饪至干米饭与粥之间的程度,有些像江浙一带的泡饭,口感更鲜,又避免了西班牙海鲜饭那种米饭夹生的口感。

  很少人知道,葡萄牙还是全世界最大的鳕鱼消费地。在这个国家,人们用365种不同的烹饪鳕鱼的方法,也就是说如果一年365天每天都会吃鳕鱼,他们每天也有不同的方法来做鳕鱼,这也就一点不奇怪为什么鳕鱼会成为葡萄牙的国菜。大多数葡萄牙鳕鱼都会先用盐腌渍一下,最著名也最经典的做法是蒸鳕鱼:将土豆和洋葱片放在鳕鱼块上,浇上一点橄榄油然后放进锅里蒸熟,最后用煮熟的鸡蛋和黑橄榄来做装饰配菜。腌制的鳕鱼干,更是寻常百姓家饭桌上的常客,这种鳕鱼干可以混在土豆泥中拌成沙拉,也可以直接当零食吃。这种鳕鱼干的口感又咸又硬,却是传统吃法之一,许多怀旧的当地人依然喜爱这种方式。说起来,这应该也是当年水手们远航时用来保存食物的一种方法。

  走一遭科英布拉大学

  在里斯本与波尔图之间,科英布拉(Coimbra)因为拥有葡萄牙最古老的大学,也是欧洲最古老的大学之一的科英布拉大学,成为葡萄牙著名的大学城。这座城市大约有35000人,其中差不多20000人是大学的学生。科英布拉大学建于1290年,建校初期,在几代不同国王的统治下几经迁徙辗转,最终还是回到了科英布拉。你可能会奇怪为什么葡萄牙会把第一所大学建在这里,答案是科英布拉曾经是葡萄牙的第一个首都。直到现在,即使不是毕业季,科英布拉大学的学生依然保留着身着黑色长披风学生制服的传统。走在校园里,时常可以看见身穿黑色长披风的学生抱着书本匆匆而过,让人恍如进了《哈里·波特》里的魔法学校。那个已经有500多年历史的图书馆,更像是一条时光隧道,连通过去与现在。

  事实上,《里斯本物语》电影里的法朵已经在传统法朵的基础上融合了一些民谣元素,经过一代代的传颂,法朵也在发生一些变化。在科英布拉大学,学生们将法朵演绎成另外一种形式——可以群唱,也可以独唱。并且,他们保留了最早的科英布拉规矩,只允许男生唱法朵,女生不可以。因为最初大学创立时,只有男性才有权利进入大学学习。

  科英布拉

  在科英布拉,许多学生一边在学校学习一边在酒吧演唱法朵,或者为法朵伴奏。在一间小小的“法朵之家”,我们遇到了HugoGamboias和Hugo Martins,两个Hugo都是大二的学生,19岁上下的年纪,一个弹奏法朵吉他,一个使用普通吉他,为不同的法朵歌手伴奏。我们在这里听了一场科英布拉法朵,当天演唱法朵的歌手同样是来自科英布拉大学的学生,马上就要毕业了。也许由于他们都还年轻,科英布拉法朵听上去没有里斯本的那么沧桑,他们会尝试加入一些自己对法朵的想法。毕竟法朵唱的就是葡萄牙人的生活和灵魂,科英布拉法朵的歌词里更多地记录了他们的学生生活、美好青春的爱情、不眠之夜的迷惘,和对未来的期待。每年五月的毕业季,科英布拉大学都会举办“燃带节”庆典,持续8天。老教堂门外“窗边夜晚”的聚会,一场男生合唱的法朵拉开“燃带节”的序幕,根据传统,上万人用咳嗽声而不是掌声来宣布全城狂欢的开始。游行队伍里身着礼服、头戴礼帽、执着手杖的学生,便是即将毕业的学生。他们之间互相用手杖敲击礼帽三下,亲吻三次,然后踹一脚屁股——这种传统的方式表示:祝你好运。

  ↑辛特拉古镇瑞加雷拉宫里神秘的涸井,深达27米,有旋转楼梯可以一直走到底。

  ↑里斯本的Chiado老街区,也是葡萄牙伟大的诗人佩索阿生前常常走过的地方

  撰文| Lisa

  图片| Howard

(编辑:王腾)


网友回帖

关于我们 | 广告价目 | 投稿信箱 | 本网信箱 | 法律声明| 申请实习 | 诚聘英才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运营合作,新闻报料QQ:QQ    QQ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增值服务许可证